三聚环保董秘回应质疑 不存关联交易及未暴露事项-股票

2017-05-28 03:16

131 位投资顾问已告知 三聚环保(300072) 后市如何操作即时查看

  “神雾掐架”的故事还没结束,5月26日,曾被王亚伟重仓的环保明星股三聚环保(行情300072,诊股)又受到媒体质疑,下战书重挫跌停。

  5月26日午间,媒体刊发了《三聚环保百亿合同之谜》、《三聚环保探疑》等相关报道,质疑公司重大合同背地的客户实力存疑,部分合同执前进度与披露的信息不符,一些客户的高管名字每每与三聚环保相干人员名字重合。对此,三聚环保董秘曹华锋向中国证券报记者进行了独家回应,并逐条回复了上文的质疑。他表示,公司不存在所谓的关联交易,也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暴露事项,相关媒体的质疑是由于对公司情形懂得不全面。

  与此同时,中国证券报记者采访了《三聚环保百亿合同之谜》一文的记者、《三聚环保探疑》一文的作者——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副教养陈欣以及长期跟踪三聚环保的券商分析师。

  董秘称不存在关联交易

  对媒体的质疑,曹华锋表示,相关媒体的质疑是因为对公司情况理解不清楚,不全面,后续公司会以布告形式给予澄清。

  针对媒体报道的100亿合同之谜是否属实,公司是否存在大批的关联交易。曹华锋表示,所谓的关联交易是不存在的,三聚环保、公司控股股东及持有公司5%以上股份的股东、公司董、监、高与三聚环保的下游客户之间没有股权关系,三聚环保与下游客户的业务往来不属于关联交易。

  媒体质疑文章中提到,一些客户的高管名字每每与三聚环保相关人员名字重合。对此,曹华锋阐明,报道中波及的五个人员辨别是王庆明、杜明来、宋小林、于学正跟刘卫东,他们确实是三聚环保的正式员工,但并非关联公司的正式员工。公司是出于将上述职员作为名目监管的负责人派驻到项目所在地,主要是负责协调与当地企业关联以及为公司管控监管危险的考虑。

  以公司董事、原副总经理王庆明为例,王庆明曾经作为公司主管东北区域业务的负责人,负责公司与双鸭山三聚华本新能源有限任务公司的相关业务,但并非三聚华本的总经理。宋小林于2014年11月17日被公司聘任为正式员工,并签订了正式劳动合同,作为公司财务工作人员合乎作为公司授予股权激励盘算的条件。2014年公司与三聚华本建立业务关系,公司同时派宋小林作为负责项目监管的财务负责人,切实实现了管控风险的目的。

  用度降落因业务模式变更

  而针对学者质疑的三聚环保名目资金来源可能来自其关联方加入动员的产业基金,但公司对此并未进行充分表露,以及公司销售等费用持续下滑。曹华锋表示,这主要是三聚环保业务模式发生了变革。公司上市之前及上市初期,主要从事催化剂、污染剂等能源净化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近年逐步转型为能源传染综合服务商,为煤化工、石油化工、天然气化工等能源化工行业及油气田开采业供应成套的净化工艺、装备及成套服务。

  “早期的业务模式单一订单金额相对较小,且订单的数量比较分散,因此销售本钱比拟高,以至销售费用率相对比较高。当初承接的大额订单,对应单位收入销售费用变动趋势持续下降。”曹华锋说。

  曹华锋表示,管理费用的增加比例与营业收入增长比例之间更加不具备直接相关的关系,公司连续加强对费用的精巧化管理,以估算操纵,严格审批等手段,确保经营业绩不被无把持的费用增添所消耗。

  而利息收入方面,曹华锋称,公司根据自身业务特点、行业现状、策略发展方向等,决定了现行的资金管理方式,目前成本收入全部为活期本钱收入。

  此外,曹华锋表示,公司的中心竞争力是通过模式创新、技术翻新为客户供给整体解决打算,帮助当地的产业及合作企业实现产业转型进级及产业链延伸,明显晋升企业的盈利水平,这是三聚公司吸引客户的基础因素。

  “如果一个项目能带来较好的投资收益,让一个企业盈利才干大幅度提升并有更大的发展空间,无论企业本身和外部资本都会感兴趣,核心在于公司的技巧、模式是否能给客户发现价值。三聚环保倡导煤、油、化一体化发展模式。公司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事项。”曹华锋说。

  其余方回应表示仍然存疑

  此外,《证券市场周刊》报道的记者、《三聚环保探疑》一文作者——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等金融学院副传授陈欣以及长期跟踪三聚环保的券商剖析师,他们也对文章所涉内容向中国证券报记者做了回应。

  《证券市场周刊》记者表现,该刊实地考察认为,公司重要问题是公司重大合同背地的客户如隆鹏公司、勃盛公司、通化化工实力存疑,后续付款才能可能有问题;二是高管名字重合的问题,猜疑存在关系交易。其余更详细的问题则不方便回应。

  陈欣则表示,其主要质疑的一点是,三聚环保和其项目当面的产业基金之间是否存在一定的关联关系,而公司在这方面披露很不完善,甚至不披露。

  据媒体报道,三聚环保的控股股东海淀科技及股东北京海淀国资公司旗下的润沣资本在大庆、孝义、钟祥、鹤壁、阿拉善等地与地方政府配合成破了大量化工工业基金,由润沣资本担当基金个别合伙人和实行事务合伙人,负责基金的日常经营跟治理。

  上述媒体考核创造,很多客户的管理人员也是三聚环保的管理人员。“是否可能很多项目是以三聚环保的名义露面参与的,存在一些实质性的关联关系。此类产业基金的交易结构不明白,杠杆资金是否存在兜底条款?”陈欣表示。

  陈欣以为,公司公开信息里,如日常布告中对上述方面披露非常不完美,披露很少甚至不披露。假如项目亏损,这里面就存在必定的危险。

  一位长期跟踪三聚环保的券商分析师则表示,媒体对三聚环保的质疑,与公司的贸易模式有关,公司的商业模式本质是PPP模式在产业范围的应用,通过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三聚环保的技能,推动产能过剩行业转型升级。